關於部落格
Live with nature, culture & agriculture
  • 458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我們可以做朋友嗎?

    二十一世紀的台灣教育發展成什麼樣子? 在大城市裡的高中, 校方仍然禁止男女交往, 而高中生也接受這樣的規定時, 讓人有“走退路”的錯覺.

       近期, 以“你贊成高中生交男/女朋友嗎”為題, 讓高二學生練習英文作文, 滿心期待看見學生不同的聲音, 結果卻出人意料.

       或許是不願在老師面前表態. 多數學生竟不贊成在高中階段結交男女朋友. 主要理由不外乎, “學業會受影響”.  然而, 孩子沒有交往對象, 不代表就可以全心在課業上. 當我們無法讓孩子在課業上有些信心或成就感時, 如何讓他願意一直投資 “功課”這項報酬率不太高的事業? 無法在學業獲得滿足時, 總要為生命找其它出口. 於是, 朋友, 網路等美麗多變的世界, 很容易佔據正值花樣年華的孩子心靈.

       學生提出的另一個理由是, “用功唸書進入好一點的大學, 可以認識更好的人.”這個說詞更令人擔憂. 這代表著, 將滿十八歲的他們, 對於人的判斷, 是以學歷做為指標. 而觀念就來自父母師長或媒體這些周遭環境. “好大學”和 “好人”的定義為何? 如果孩子對文學興趣缺缺, 就算進了外文系, 對他就是不妥. 三百六十五行, 行行可以出狀元, 但是整個社會終究把不同行業做出褒與貶的分類, 然後, 影響著下一代. 總是想望著金錢夢的台灣社會, 我們對於“好人”的定義, 似乎比較接近“好會賺錢的人”.

       走到二十一世紀, 我們仍然不希望孩子在學生階段和異性交往. 對於性教育仍有一定程度的不願面對. 好奇心人人皆有, “阻止”往往適得其反, 青少年們無人可問, 只得地下化地學習性別知識. 而就像拚機率一樣, 學習成果如何, 全看個人造化.
 
       不知唸書為何的高中生, 眼神中常透露著無奈. 少了熱情, 少了夢想, 青少年們像是只能隨波逐流, 在夾縫中生存著. 然而, 教育不是為了給他們更多信心? 給他們更多的機會嘗試錯誤? 讓他們透過正常的人際關係認識自己?

    “我們可以做朋友嗎?”當這句話能光明正大在高中校園現身時, 我們才有資格說: 台灣的教育, 有些進展.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