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Live with nature, culture & agriculture
  • 458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都柏林行腳-社會篇2

    嘮叨的政府, 用在愛爾蘭身上, 應該不為過. 看看首都Dublin的各式告示牌就感受得到—“You slow, the area 30km/hr.” 在熱鬧的路口設置了這樣斗大的警示牌“你要慢, 這個區域時速每小時30公里.” 或是在三四條道路交叉的地面噴上 “Look Right/Left”(看右邊/左邊)的大字, 提醒路人過馬路要看哪個方向. 或許這些提醒是貼心的, 但也太有媽媽的味道…
    愛爾蘭當地語言是Gaelic(或稱Irish), 過去或因英國統治了700餘年, 多數人民主要使用英文, 目前只有位在西邊的一小島使用此語言. Gaelic在幾近要消失之際, 隨著愛爾蘭加入歐盟, 20多年來已稍微復甦. 幾乎所有重要告示牌都同時標上Gaelic 和English, 兩者皆是該國的官方語言. 當地說法是, “告示牌要出現Gaelic, 政府才能向歐盟申請補貼!” 更有人說, “那是為了把招牌作大一點, 好領更多工程費啊!”挖苦政府, 看來也是全球運動.
    綿羊數是人口2倍的愛爾蘭, 全國人口只有400多萬人, 40%集中在熱鬧的東部, 也是首都所在. 西部主要是農牧地. 全國主食為馬鈴薯, 晚餐想不見到它也難. 有西班牙同學戲稱, 不能問“What are we going to eat today?”(今天要吃什麼?) 只能問, “What kind of potatoes are we going to eat today?”(今天要吃哪種馬鈴薯?) 這樣的玩笑, 對1854年面臨大飢荒的愛爾蘭人民而言, 是絕對無法想像的. 當時, 馬鈴薯大欠收的愛爾蘭土地, 大批人民逃難似地前往美國和加拿大, 總人口從800萬驟降到400萬人. 據說, 當時只要逃難船一離開港口, 就有鯊魚緊跟在後, 因為一定能吃到無數餓死被拋下船艙的屍體.
    經歷過飢荒以及長期被殖民的命運, 愛爾蘭(不含北愛爾蘭)自1922年獨立以來, 已逐漸擺脫過去電影裡所反應的抑鬱氣息, 多的是幽默感, 更喜歡彼此嘲諷. 這樣的國家和人民性格, 倒也和我們有幾分神似.
    氣候異常, 讓愛爾蘭今年有了最溼的夏天. 在都柏林, 更見識到陰晴不定, 冷暖無常的日天氣變化, 加上教室裡空氣循環不佳, 歐亞同學無一倖免於感冒. 儘管如此, 整體而言, 愛爾蘭的氣候還是溫和可愛的. 另外一個可愛發生在都柏林街頭. 佇足路口看地圖, 有小姐停下腳步主動提供協助. 另一次在下雨天的公車站牌旁, 幾位大學生模樣的男生, 好意告知公車不進來小巷了, 得到遠一點的大街等. 看似冰冷的都柏林人, 卻也不缺溫情.
    全國人民平均年齡25歲的愛爾蘭, 真正處於充滿活力與自由意志的青年期. 穿越馬路, 只要自行判斷無車, 便大步通過. 全國為之瘋狂的hurling運動, 國家代表隊未領薪水照樣全力衝刺. 1969年成軍於都柏林的Thin Lizzy 搖滾樂團, 廣受愛爾蘭年輕人愛戴, EF語言學校的職員說, “全世界還有人不認識他們? 怎麼可能?!!” 一臉地不可置信. 那樣的自傲, 彷彿即將引領愛爾蘭, 走向更寬廣的世界舞台.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