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Live with nature, culture & agriculture
  • 458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胡太明 v.s. 知識份子論

“亞細亞的孤兒 在風中哭泣…”
這首羅大佑的成名曲
與吳濁流的著作 亞細亞的孤兒 同名
兩者應該有關係 但今日暫不討論
 
倒是書裡主角胡太明的敘事方式
讓我聯想起2004年薩依德(Edward W. Said)的 
知識分子論 (REPRESENTATIONS OF THE INTELLECTUAL)
重新翻書溫習 愈嚼愈有滋味
不禁想問
胡太明是薩依德筆下的知識分子嗎
在此試著比較賞玩一番
 
    書籍版本: 亞細亞的孤兒-草根出版, 1995 (2009精裝)
                        知識分子論-麥田出版, 2004 (單德興譯)
 
忿憤不樂的胡太明
一般人聽到知識分子 直覺反應多是
崇尚讀書卻不解世俗的一群人
而這樣的一幫人 因活在自己的知識寶塔中
加上不時的自省 多在憤怒與抑鬱下 過完一生
處於日治台灣時期的胡太明 
多處呈現這樣的性格
面對家人, “他心靈上的空虛, 只有以學問和知識去彌補它” (亞, p.37)
面對感情, “自己的血液是污濁的…這種罪孽必須由自己去洗刷” (亞, p.49)
“他恨不得大聲呼喊愛人的名字…始終沒這樣做, 只帶著寂寞的心靈進入夢鄉, 獨自忘去一切憂傷"
    (亞, p.61)
面對農場同事, “太明對於這些人的頑固和無知相當氣憤, 她們絲毫不相信現代的醫學…"(亞, p.120)
這樣的胡太明, 如同薩依德提到的, 是二次大戰後“欲拆解天皇或集體意識形態,
並建立自由個人主義的懺悔社群” (知, p.78).
也像是“流亡的知識分子, 傾向以不樂為樂, ..有一種近似消化不良的不滿意,
彆彆扭扭, 難以相處"(知, p.91)

 
發聲見證的胡太明
雖然胡太明有時把自己關在象牙塔
卻也在一些場合 表現出他的熱情
“知識份子在受到形而上的熱情, 及正義…超然無私的原則感召時, 斥責腐敗,
保衛弱者, 反抗壓迫的權威” (知, p.43)
甚至 能夠站出來  “見證國族苦難” (知, p.79)
太明在米店示意老闆 才得擺平米穀檢查員的刁難 (亞, p.228-231)
太明親至水利合作社 提出池塘改為水田之不合理情事 (亞, p.250-252)
太明為了獻金之公平 與鄉公所祕書辯論 以智取勝 (亞, p. 312-315)
 
代表族群發聲之外 胡太明亦符合薩依德筆下的知識份子
“投注於批評意識 不願接受簡單的處方…陳腔濫調…
且主動地願意在公眾場合這麼說” (知, 59-60)
 
至此
我們不能說 胡太明不解俗事了
畢竟 他試著參與這個社會   也發表自己的言論
 
致力教導的胡太明
另一方面 薩依德更希望知識份子要能夠
對權勢說真話
“說真話的目標是規畫一個更好的事物狀態, 更符合一套道德標準…
 在寫作和說話時, 目標是促成道德風氣的改變…” (知, p.138)
“知識份子要在最能被聽到的地方發表自己的意見, 而且要能影響正在進行的
 實際過程…” (知, p.139)
當太明在農場發現成人的無知時 便利用午休對女工傳播知識 (亞, p.123)
面對努力皇民化的哥哥 提出質疑 (亞, p.258-259)
書末 因志願兵一事 太明更是和姪兒做長篇分析見解 (亞, p.317-320)
胡太明即使在有限的空間和時間內   也要將自己所知傳授出去
這不正是希望造成一些影響和
社會改變
 
後記
胡太明最終是發瘋了
這樣悲劇地結束他的一生
該屬於戰爭時代知識份子的特質吧
讓我們和憂鬱的太明 道別
 
進入二十一世紀 飽受教育的我們
先別自稱知識份子 
以免引發錯誤想像
就說  可以做些什麼吧
 
我認同  薩依德所說的
真正去體驗
學著如何與土地生活 而不是靠土地生活 (知, p.97)
擺脫專業化所扼殺的興奮感和發現感
做個由關切和喜愛出發的業餘者 (知, p. 115-121)
內心不必隸屬任一體制或權勢


回到世俗 
與人聯繫  實踐信念
只在心裡留一小塊
質疑和解嘲的空間
 
如此  或者才是
這個時代最需要的
知識份子?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