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Live with nature, culture & agriculture
  • 458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後勁探訪感


2005
521日,參加由高雄市教師會生態教育中心所舉辦的「後勁石化重鎮探訪」。一是想為自己補充過去教育所沒有給予的台灣歷史;二來是工作單位希望我們多了解其它社團在辦些什麼課程,以做為未來課程辦理參考。在頗充裕的動機之下,開始半天的探訪。



行程在緊湊的時間下調整為四處,有戶外的勘察和室內的紀錄片觀賞和討論。主要過程如下:由高雄市海洋大學海洋環境工程系副教授沈建全,解說當地土壤及地下水被石化工廠污染的嚴重程度透過數據解說。接著參觀後勁文物館,由當地耆老導覽。結束後,至和平國中觀看紀錄片了解後勁居民五十幾年來為地區環境污染所做的抗爭運動過程。最後,生態教育中心主任李根政,為大家說明後勁的環保運動歷史,以及當地鄉土教材對中油歌功頌德的荒謬。另外,在行程中,一位高雄市黃姓議員也從頭參與到尾,所有講師一致強調他為自己地方所付出的苦勞。


這個探訪課程參與者多是教師。從他們對講師的掌聲回饋及點頭如搗蒜的情形看,感覺得到多數人對這個活動,或是對這個團體的認同。而我,卻不安了起來。


在整個過程中,一味呈現的是好人和壞人、受害與加害者分明的立場。中油公司和國民黨政府是那個該死、不知檢討的壞蛋;而後勁居民是只能靠數據抗爭的可憐老百姓。沒錯,生態中心希望呈現的是官方教材對歷史的掩蓋,呼籲更多教師將真相傳播出去。然而,歷史其實不都是由人所建構出來的?歷史裡有好和壞嗎?真正的歷史教育,是不是該從雙方的立場去說明,然後,留給學生思考和判斷的空間?否則,學生和教師的腦袋裡,只是把好人和壞人的立場對調罷了,有何實質助益?


在經濟發展的過程裡,勢必持續和環境產生衝突。在從前沒有言論自由的日子裡,透過激進的手段喚醒百姓正視問題,或許是恰當的方式。但是,在目前台灣人民或因政治、經濟而對政府大感不滿的時期,再去強化人民對政府的怨,能發揮多少正面效益?忿怒的情緒已滿,民間社團是不是該想想,如何教育百姓,讓大眾從生活裡去觀察、了解周遭的現象之後,進而關心、參與公共事務,而不只是群情激奮的去遊行和抗爭?


另外一個擔心是,過程中提到後勁曾訴求的目標之一,其大意是「將中油遷出,以利高雄都會發展」。然後,簡報裡有一頁呈現台北市民和高雄市民壽命長短的比較。


當中,我想不透「中油遷出」和「高雄發展」是什麼因果關係。如果高雄的特色是工業重鎮,那麼地方政府的政績之一,不是將環境污染指數降得愈低愈好嗎?把中油趕走,言下之意是,「只要我家不被污染就好」。這應該不是生態中心要傳達的教育意義?


再看台北和高雄市民的壽命比這是從幾個年代男女最大歲數來看的。試問,這是為了說明台北人壽命長是因為環境污染少的緣故嗎?何來有自?再者,全台灣鄉鎮如此多,把台北和高雄,兩個地理發展環境相差甚距的地方做比較,徒讓人有南北較勁的錯亂感。這些個片段,已無意間透露出「大高雄」心態,而這也是活動要傳遞的嗎?


真希望這一切只是我的多慮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